儿子奔赴武汉一线战疫,父亲在郑州执勤,父子

儿子奔赴武汉一线战疫,父亲在郑州执勤,父子

时间:2020-03-20 20:32 作者:admin 点击:
阅读模式

河南商报记者 陈朋冲

从2月初到现在,沈阳某医院的河南籍护士乔璋晓参加支援湖北的医疗队,在一线“抗疫”已经一个多月了。这段时间,身在郑州的老父亲乔建宁也参加了单位的防疫卡点值守工作,父子同上阵。

春节时,乔建宁曾带着家人,驱车1400多公里赶到沈阳准备跟儿子一起过年,但任务一来,匆匆分开。这些天,这位老父亲想儿子时,会在微信上跟他聊几句;怕影响儿子工作,他就默默点个赞,留个言。他计划等儿子结束任务后拐回老家,一家人再热闹热闹。

从郑州到沈阳,老父亲想跟儿子一起过春节

今年春节,郑州市中原区须水街道付庄村的乔建宁还是没能跟儿子一起过个年。

2007年,乔建宁的儿子乔璋晓大学毕业后,在位于沈阳的中国医科大学一附院呼吸科重症室做护士。工作10多年来,春节时工作忙,一直没能回老家郑州过年。

今年春节,乔建宁决定带家人一起去沈阳看望儿子一家。到沈阳后第三天,正月初二上午9点多,乔建宁接到通知,“为防控疫情,付庄村三委成员24小时内返岗。”于是,当天上午11点多,午饭都没顾上吃,乔建宁一行人又返郑了。

“从郑州到沈阳,1400多公里,大老远跑一趟,最后待了三天。”说起这事,乔建宁自己都笑了。为了这次春节团圆,乔建宁夫妻俩已经等了十多年。前些年,他们想过去看儿子,但寻思儿子成家后,住的地儿太小,去了也住不下,去年情况好转后,他们半年前就计划着,这个春节跟儿子一起过。去之前,乔建宁夫妻俩给儿子一家带的有红枣、山药等土特产,还专门缝了几床被套,“家里的棉花好,专门给他留的。”

在沈阳那三天,夫妻俩跟儿子有说不完的话。临走前,儿子一家希望他们多待些时间,哪怕吃完中午饭歇会儿再走,乔建宁想了想还是说不了,“那边防控正紧,趁白天早点回,第二天一早就能到郑州了。”

“老父亲已经有36年党龄,平时就教育我们,遇到任务往前冲。”拗不过父亲,乔璋晓给他们塞了些零食、牛奶,让他们路上垫垫肚子。”

就这样,乔建宁正月初三凌晨五六点回到了郑州。

乔璋晓在看护危重症患者

从沈阳到武汉,“遇到任务肯定往前冲”

乔建宁回家后第五天,乔璋晓作为辽宁支援湖北医疗队的一员,也奔赴武汉“抗疫”一线了。

沈阳到武汉有2000公里。得知他志愿报名,同在一个单位的妻子并没有拦他,但送他上前往机场的大巴后,转过身就抹眼泪。

作为危重症专科护士、呼吸治疗师,乔璋晓到岗后每天将直接和新冠肺炎危重症患者打交道,风险程度将更高,“我们对新冠肺炎病毒的认识有个过程,刚开始也传出医护人员感染的例子,说不害怕是假的,但职责所在,肯定要冲上去。”

在武汉的定点救治医院,乔璋晓和几班同事24小时寸步不离地守着患者,“病毒可能无孔不入,工作就要再精细再精细,要尽可能减少接触人员,工作量也随之增大了。每天在病房调试呼吸治疗设备,记录患者状况,喂饭,清理粪便,能想到的活儿基本都干了,我们是护士,是保姆,也是清洁工。”

乔璋晓朋友圈截图

每天忙完后,乔璋晓会在微信里分享下点点滴滴,刚开始主要是些工作状态记录,“今天收拾了一些病人,下午两点忙完换班,回驻地后立即休息,准备下一个轮班。”“元宵佳节,驻地餐厅给我们准备了元宵和饺子,救治工作很辛苦,但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微笑。”每次写完后,他总会加一句“安好,勿念”,“其实就是给家人朋友报个平安吧。”乔璋晓给河南商报记者解释说。

到达武汉20天后 ,乔璋晓的分享中,开始频繁出现患者情况好转或康复的消息。3月3日,一名60岁左右的阿姨治愈后准备出院,此前她的孩子已经治愈出院,出院前她给同在危重症科室的母亲视频通话,电话里对辽宁医疗队句句不离赞扬,这让乔璋晓压力更大了,“我们怎么能不努力来支撑这份信任?”

亲戚朋友有时问,“璋晓在武汉得两三星期了吧?是不是该替换回来了?”乔建宁这时一口否定,“那咋可能?现在他对那边情况都已经熟悉了,正照顾患者,咋能说替就替?”

从郑州到武汉,父子俩的爱藏在了微信里

乔建宁在卡点执勤

在郑州的执勤卡点,乔建宁每天值班时间是早8点到晚8点,对村口进出人员检查,测量体温、登记,发现问题立即上报。

2月5日下雪那天,乔建宁还在岗位上。岗亭里冷,几个人来回走动着,给车辆检查后放行,隔离栏需要一会儿一搬开。到吃饭时间,他们轮着吃,或者干脆让家人送饭,扒拉几口赶紧忙。

乔建宁(左一)在卡点执勤

郑州离武汉500公里,车程也就五六个小时。闲下来,乔建宁忍不住想儿子在那边咋样。刚开始他担心儿子做不好防护。微信聊天里常给他说,“只有先保护好自己,才能救助别人”,还连发两个“切记!”“切记!”乔璋晓则一次次讲目前的防护措施有多严密。有次他提到进医院后要经过层层防护程序、全副武装才能到达岗位,他多少放心了,但听到儿子早上6点到中午12点的班,凌晨三四点就起来,他又心疼了。

每次跟儿子说话,他常常是“老干部”语气,比如“服从安排,积极工作,对病人和气,圆满完成工作任务。”有一次看到儿子和同事下班后的照片,长期戴护目镜,鼻梁上深深一道红印,乔建宁发了很长的话,“看了照片,让人心痛和感动,儿子为抗击疫情,你们医务人员受苦、受累了,愿你们早日完成使命。”乔璋晓给他回复,“爸,你们基层风里雨里守岗哨,也挺辛苦,共勉,加油。”

担心微信聊天影响儿子工作,他一般两三天主动聊一次,或者只是翻开儿子朋友圈,点个赞,留个言。

父子俩的微信对话

儿子从小就乖,乔建宁一直疼他,说起他时满是骄傲。儿子毕业后,乔建宁曾想让他回来,离家近点,后来想开了,“只要孩子工作、生活得好,在哪儿都一样。现在交通都发达了,说去不就去了?”

得知乔璋晓在武汉抗疫一线,不少人说“你们父子好样的”,乔建宁就赶紧摆摆手,“我们不过是做了些分内事。他是医护人员,救死扶伤是天职。我在村里工作,执勤就是岗位。都是平常事儿,比起别人,我们干得少着呢。”

乔建宁现在最大的愿望是儿子结束任务后拐回老家一趟,多待几天,到时他妹妹要添一个宝宝了,他这个大舅得一起热闹热闹。“不过说归说,还是看组织安排,能不能回来,啥时候回来,肯定以工作为主。”

(河南商报编辑 李萌 首席编辑 郭宁 见习编辑 吴冰)